论重庆卫视改革

堂堂卫视,岂能为收视率而折腰
上个月的时候,就想写这样的一篇日志,只因太冲忙,而没有时间一直拖到如此。引用和借鉴了“吕新雨 ”的部分论据作为观点。
核心提示:3月15日,重庆卫视本地新闻播出,头条为薄熙来被中央免去职务的消息,节目结束后,一条酒类广告引起人们的注意,这是1年多以来,重庆卫视首次出现商业广告。

3月9日,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表示,电视是广大人民的教科书,那么电视就应该给人民提供有益的、有价值的思想文化素材,重庆卫视也将会继续禁止插播商业广告。

广告来的快,让人出乎意料。却也在意料之中。只是让人愤慨的是,此次的舆论焦点出现了一面到的趋势。主流媒体,主流报道,基本上所有可见的报纸中,把所有的矛头指向了原先改革的不合理,称其为违背了市场化,不符合市场规律,他们认为,不播放广告就是,否定市场经济,这是一种历史的倒退。闭关锁国,贻误发展。如此唯心思想,就是所谓的普世价值观理念么?

然而你们这些所谓的媒体,单纯依赖广告的所谓“市场化”发展看成是唯一的“世界”道路,其实更是丧失了对媒体与社会民主、自由关系的基本思考。

如何让中国的广电传媒资源更多地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资本服务,这是今天判断中国电视公共性的尺度。在这个意义上,禁止广告,或者有限度、有控制地利用广告而不是为广告所用,这才是媒体自身定位的根本。

你们批判重庆卫视、它所承载“红色文化”的涵义。称其为文革,也是毫无道理,然而,在bo的倒台,几乎成了一面倒,首先需要辨正的是,“红色文化”运动的起源并不是重庆卫视。唱红歌文化首先是一种群众运动,在重庆卫视改版以前就已经广泛地存在于中国各个城市。。作为社会运动的红歌现象,一方面是社会主义革命的遗产,另一方面也是革命与现实之间具有深远意义的对话关系,它折射出今天这个时代的很多问题,包括执政党与群众的关系。把重庆卫视等同于红色文化,并以此指认它是要回到“文革”,是没有或者不愿意认可它背后的社会现实。而它的合法性,正在于其背后的社会基础。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需要警惕它沦为形式化和空洞化。

作为一个卫视,更重要的是报道以民众为主体的社会实践,而在这个过程中,媒体能不能提供开放式和参与性的论坛,激发不同社会群体以主体的身份参与有关中国社会未来的政治性辩论和文化建设,并在此基础上引导人民群众确立社会主义价值观和文化自觉。
发展先进文化,用先进思想文化影响人、教育人、激励人,从而更好推动社会主义正义事业的发展,是我们国家性质决定了的。有些人口口声声谈“法”、其实在空谈。其根本不知道《宪法》要求我们做什么,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知道怎样才有利于依法治国,有利于强国富民。知道的是什么呢?是“自己”,是“以我为中心”,是不择手段夺取。夺国家的、人民的,手段十分卑下,甚至连“文化”也不放过。他们拿“文化”来干什么呢?生钱。无论怎样乔装打扮,卑劣的灵魂产生卑劣的行为。一些“娱乐”文化、“前卫”文化、“二奶”文化花枝招展,却丑陋不堪,害了人还有在别人身上掏钱。在一些地方或场合,汉奸“文化”、流氓“文化”、“黑社会”文化、“官场厚黑”文化等也赤裸裸登场。有人还拿出了刀子,要把英雄文化、红色文化赶下台。一个时期以来,这种较量很激烈,群众忧心如焚。其实“醉翁”之意不在“文化”,而是要剿灭一种东西,那就是“红色”(目光甚至瞄准政权)。剿灭一种东西并不是目的,目的是要获得一种东西(并想无限占有)——那是金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提起学焦裕禄就头痛”云云,已成了某些地方的“主流文化”。学雷锋、学焦裕禄成了笑话,做好事、讲奉献成了傻子,有情操和才华的真正人才成了被挤压对象。这一“文化”的提升,还造成这样的景观:马屁精成了“人才”,跑官要官的成了“性情中人”,勇于买官的(尤其钞票出得多的)是“好干部”,积极卖官的成了“好领导”,不跑不送的傻得要命。与此“文化”相适应,黑社会也成了“好兄弟”,二奶成了编外组织部长,强奸犯竟继续干领导工作。干拐骗的、打劫的、“笑纳”的及搞“理论”的居然厮混在一起。这“文化”还有更坏的作用:由于丧失信仰、正义和良心,对未成年人危害更大。是非颠倒,黑白混淆,丧失理想,追求混乱,势必给未成年孩子的人生留下阴影。时下,一些官员、学者、学生等严重堕落,此“文化”不能不负有极大责任。

面对“黑色”文化、庸俗文化和颓废文化的猖獗,真正负有责任的公仆都必须挺身而出。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只有一种选择:维护正义。放弃先进文化、放弃思想教育阵地、放弃社会责任,是堕落的表现。一些地方正由于放弃了思想文化堡垒,正义的阵地越丢越多,群众谋受的损失越来越大,腐败也越来越猖獗。

永元解释说,目前电视台把收视率当成命根子,因为收视率影响广告收益,收视率也就成了衡量节目质量和主持人能力的标准,从而造成少数主持人放松自身约束,迎合庸俗、低俗之风。就现在而言,进行商业运作,被本身就是为收视率靠齐。在最近的报道总,你们又把收视率和市场经济进行了挂钩,可笑之极。

电视作为公众媒体,社会责任的弱化也是低俗化的一个重要原因。现在不少电视台总是把自己当作‘挣钱机器’,利用公共媒介平台身份一味地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却忽略了作为媒体的社会责任。这一点体现在文娱节目的制作上,就是只考虑它的轰动性、娱乐性、刺激性,而舍弃它的教育性、引导力和公益性。

从重庆卫视增加广告开始,到又回到市场经济运作··说白了 就是钱,但是,你要记住,作为卫视你自己责任,你的存在是为了传播具有价值的新闻,而不是为了收视率而折腰!!!!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